午后,三點。陽光和煦,微風輕輕。抱著七公斤的弟弟,翻過河堤。

在時間之河泅泳,有時悠遊自在,最近卻滯礙難行。有許多生命難以承受之重,正淡淡壓將下來,面對它,處理,承受中,卻放不下。

海德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