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水災之所見所思

一場驚天動地的惡水,毀了多少家庭,滅了多少家園,一個名不經傳的小林村,整個埋在 十公尺 深的土石流下,成了〔龐貝城第二〕,那些在這次災變中倖存的百姓,從此一無所有,無語問蒼天,孰令致之?

這半個多月,每天從傳媒上,看到那些滿目瘡痍的土地家園,那些痛失親人的號啕悲慟,每看一次,就嗚咽到不能自己。洪水殘酷無情,瞬間帶走一切,我的情緒動盪起伏,相信很多人都是如此。

當然發生這麼大的災難,天災地變是無法擋的,但事前的防範,及事後的應變都應該做的讓人沒話說,偏偏,事與願違,為何?一個政府的存在,竟無法發揮保護百姓的生命、財產之安全,事後也做的人神共憤。不知這個國家領導人還適不適任?

太平盛世時,一群菁英學者治國,相濡以沫,渾然無事,但大難來時,慌了手腳,整個內閣竟無一可用之將才,全是飯桶草包,讓人看了氣結。

莫怪媒體會無限上綱去放大檢視,在颱風夜時,誰去吃大餐,誰去理髮,誰去游泳,這些枝微末節都可以大做文章,高官們神經大條到神經末梢麻庳至此,無以復加,被罵,被勦是活該,這個政府不是那個螺絲鬆了的問題,而是整個引擎都壞了了啦。

事發之後,政府官員更應該盡全力救災,偏偏有些人,連政治秀都演不好,不會講話又口不擇言,講了些經典嘉言錄,更是讓人哭笑不得。這下更給了在野黨見縫插針,大肆批評的機會,也不想想之前是誰執政八年,吃乾抹淨,而這次發生災難的地方又是誰在執掌?在百姓孤苦無依,徬徨無助時,猶不能拋棄藍綠意識形態,共同救災,真是可惡又可悲....

台灣每當有重大災難時,跑在最前面的永遠是民間人士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發揮人饑己饑,人溺己溺的精神,讓人感動到鼻酸。這是人間最崇高的大愛,充斥於2009年的88水災的每個現場...

但看到那些政論節目上的政客、名嘴,每天在螢光幕上,口沫橫飛,侉侉其談,不是漫罵,就是發表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,個個都化身為厲害的治國專家或治水專家,但可曾真正深入災區挽起袖子褲管,去幫助那些可憐的災民?

坐而言,不如起而行,坐在那裡,衣冠楚楚,光鮮亮麗,只出一張嘴,還有通告費可領,說真的,也讓人不齒。尤有甚者,前陣子在媒體大出風頭的郭冠英,又大放厥辭,語不驚人死不休,那副嘴臉,讓人憎厭,沒有悲天憫人之心,說什麼都不可取。

災後重建,千頭萬緒,絕對是一項艱鉅任務,這個不肯辭的內閣能帶罪立功嗎?存疑。國土規畫,不能老是討論完後,又束之高閣。政府施政要有魄力,行動力,劍及履及,刻不容緩。

沒錯,這次淹的幾乎都是弱勢的原住民部落,那一次又不是呢?因政府對原住民一直都沒盡全力去做完善的規劃或照顧,他們要生存,只能靠山吃山,濫墾濫伐,有關單位也是睜一隻閉一隻眼,同流合污,只要有飯吃,都好商量。結果大自然的反撲力量非常恐怖,短短數秒鐘,襲捲一切,只留下 滾滾洪流沖下來的累累石塊,及柔腸寸斷的道路或橋樑,家園,什麼都沒了,全沒了,怎一個慘字了得?

那些災民呆站在曾是他們的家的泥地上,真的是天地無情,以人為芻狗嗎?要如何談因果?對失去一切的人來說,何其殘忍?

最讓人不忍的鏡頭,我們的國軍子弟兵,我們的救災人員,在炎炎烈日下,在滾滾洪流中,沒有任何的防護,幫忙開挖屍體,甚至口鼻觸地去嗅聞有無異味,是誰頭殼壞去,下這種命令,讓這些阿兵哥去冒這種中毒的風險?撞山犧牲的三個救難空官還不夠嗎?果不其然,從昨天就有人感染新流感,多可怕,如果大規模爆發,這對災情不啻雪上加霜,更甚的是怕會全省蔓延,那就絕不是〔夢魘〕兩字可形容了。

天災,再來是政治土石流〔那不是我關心的〕怕的是HN1後再形成經濟洪流,這是很大的隱憂,不知這些受百姓民脂民膏的政府官員,能否防堵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/8/2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海德堡 的頭像
海德堡

海德堡的部落格

海德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蓮華心
  • <p>主政者缺乏魄力,為官者不解民情,</p>
    <p>台灣人的忘性很快,再過幾個月媒體不再報導之時,</p>
    <p>一切也會雲淡風清,</p>
    <p>國外很多個案,行政體系缺乏建樹時,人民即要求內閣總辭,</p>
    <p>不像台灣臉皮厚的官場文化,找幾隻代罪羔羊敷衍而已,</p>
    <p>難道全台灣都沒治國的人才了嗎,一定要那幾個搞得民不聊生,</p>
    <p>自由民主不過是口號罷了,</p>
    <p>最近還是少看新聞吧!免得氣出病來無人替,</p>
    <p>多點時間給自己,即使放空也比看新聞來的強。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